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天下著雨,那條通向那個被叫做“窩”的地方的路面上全是積水,被來來往往的行人踩得髒兮兮的,雨棚下的那個賣臭豆腐的攤位傳來一陣陣難聞的味道。據說臭豆腐是聞起來越臭,吃起來就越香,可惜他沒有吃過。每次他都是捂著鼻子快速的經過那個攤位前,老闆是個年輕的小伙子,精瘦精瘦的,臉上慘白慘白的,彷彿大病初癒,可實際上人卻很精神,每次看見他都會衝著他笑一下。可是他卻很漠然,面對老闆的微笑,只是象徵性的點頭示意,腳步依然匆忙。雨越下越大,他沒有傘,幾乎是小跑著經過臭豆腐攤前,渾身上下濕的很透,本來破舊的褲子的後腿上沾滿了星星點點的泥點。他知道他必須盡快的回到他的窩,不知道所有的家當是否都還在。 經過了那家花店,店裡的花仍然和昨天一樣漂亮,那個穿著短裙露著又肥又白的大腿的老闆娘看他的眼神還是那麼的不屑,他心想:操蛋娘們兒,有什麼可牛的啊,想當年我媳婦的大腿可比你的白多了。那輛裝滿垃圾的車又停在了他的窩附近,周圍的人還在不斷的往車上扔著垃圾,他一看,心想壞了,撒腿奔向自己的窩,果然所有的東西都被裝上了垃圾車,那床又髒又舊的棉被正壓在車上的一對垃圾下面,車子慢慢的開動了,著急之下,他三兩步跑到車跟前,伸手就去拽被子,經過拐彎處,車子迅速的離開了,他的棉被又回來了,只不過更髒更破了。 雨水打濕了他往日睡覺的地方,可是又能怎麼辦呢,在這個四處人頭攢動的大城市裡,現在哪裡還能有一塊屬於他的干的地方呢?他捂著被子靠著牆角落坐了下來,目光游弋在來來往往的行人身上,他們雖然都打著傘,平日裡光鮮的衣著這會兒也黯然失色了,就是再漂亮的褲子腳後跟的位置都沾滿了泥水。他忽然樂了,你們不是都看不起我嗎?現在你們終於都和我一樣了,我們的腳後跟的位置都有泥水!我被雨淋透了,你們雖然打著傘,但誰敢說打著傘他身上就沒有一滴雨水?在老天爺的淫威下,你們都逃不掉的,你們注定是要受虐的。 幾個穿著性感的年輕女孩嘰嘰喳喳的從他面前經過,能聽得出來她們好像在聊著誰和她男朋友怎麼般配等等。他臉上木訥的沒有一點表情,但心裡卻在想:我也曾經有過女朋友的,只不過她只跟了我一天就被城東的幾個人給搶走了,她被他們強行拉著走的時候那種眼神是多麼的無助啊,可是那些人很凶,我不敢攔他們。想著想著眼睛就濕了,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他忽然害怕起來,眼睛瞪的很大,放出一絲微弱的光,他彷彿看到所有的人都齜牙咧嘴的在衝著他笑,他們的笑聲是那麼的尖銳,又是那麼的不懷好意,他們要幹什麼?難道是他們嫌我髒麼?可是我並沒有接近他們啊。房簷上滴下一滴雨水來,重重的砸在他的額頭上,他渾身一驚,打了一個寒顫,春雨的冷峭像電流一樣迅速的傳遍了他的全身,他完全清醒之後,這才記起原來今天一整天也沒吃東西了,肚皮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已經凹了下去。他哆哆嗦嗦的從那堆破棉爛絮中站了起來,向對面小吃店的泔水桶走去。 泔水桶幾乎是空的,他有些失望,一臉沮喪的正要走向另一家,眼前卻忽然一亮,原來泔水桶裡在許多粉條的掩蓋下有一個還有很多肉的雞腿,這對他來說可謂是意外的收穫。記得上一次吃肉那還是在城東的時候,那是在一家牛肉店門口,老闆為了打發他走,給了他一塊帶筋的牛骨頭,半條臂膀那麼大一塊骨頭,他吃到了像核桃那麼大的一塊肉,這簡直是上天對他的一種恩賜啊,那種鹹鹹的味道簡直太美了!這根骨頭他帶了半個多月,可是就在有一天他睡著的時候被機械廠的那條可惡的狗給叼走了。啊!他簡直恨死那條狗了,可惡的東西,你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麼模樣,竟然來搶我的骨頭。可是忽然轉念一想,搶了就搶了吧,我怎麼能跟一個畜牲一般見識!這半個雞腿還是熱的,很顯然是飯店的老闆剛剛倒進去的,他忍住了沒有先去吃肉,而是先抓起那些粉條就往嘴裡塞,粉條也是熱的,油膩膩的,不過味道還可以,要知道他已經有些日子沒有見到一點油腥了!他正吃的起勁,飯店的老闆又扔出半個白麵餅,他趕緊撿了起來,仔細的看了一下,心想:餅上面的嘴印那麼的小,肯定是一個女人吃剩下的。湊到鼻子前聞了聞,有一種淡淡的清香的味道,果然是女人吃過的。他狠狠的一口咬下去,吃掉了女人的嘴,留下了自己的嘴。要是那個女人知道了他吃了她的嘴,肯定是要發瘋的,想到這他竟然有些得意,他為他的這一傑作而感到驕傲。雞腿的味道果然不一般,他一吃到嘴裡就知道這肯定是個清蒸雞的雞腿,遺憾的是這裡沒有蔥絲和醬汁,這裡的老闆和食客們肯定不知道,清蒸雞要和蔥絲醬汁就著吃,那味道就更鮮美了。吃完了雞腿,他又把骨頭拿在嘴邊吮了吮,就連拿雞腿的那兩個指頭都使勁的舔了舔。飯店老闆大聲的呵斥著他,他彷彿沒有聽見,仍然沉浸在剛才吃雞腿的的情景中。 雨已經小多了,這條街又恢復了往日的喧鬧。他仍在繼續的翻著各家的泔水桶,半條街下來,早已經吃的飽飽的了。一個女人在向來來往往的行人發著一本什麼書,他故意走近那個女人,可是女人並不理他,就像沒看見一樣。他心想:這個笨拙的女人,她竟然也看不起我,給我不發書難道是以為我不識字嗎?我識字的,而且能認識很多字!他要表現給那個女人看,故意衝著她大聲的嚷道: 伏雨朝寒愁不勝,那能還傍杏花行?去年高摘斗輕盈。 漫惹爐煙雙袖紫,空將酒暈一衫青。人間何處問多情。 他以為這樣女人就會也給他一本書,可是女人還是沒有理他,因為她根本就沒聽懂他在說什麼。這條街上這麼多人,竟然沒有一個人理他,他有些失落。那個賣臭豆腐的小伙子正衝著他笑,但他沒有像往日一樣給他點頭,而是直直的走了過去,他要去看那些長頭髮的人。 那是一群很奇怪的年輕人,男的都留著一頭長長的頭髮,頭髮是紮起來的,也有的留著小鬍子。每天飯點的時候,他們都會像一窩蜂似的從那個鐵門中湧出來,經常有人拿著大筒的照相機對著他照相,他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給他照相,要知道他是不喜歡照相的。記得小的時候,村裡來了個照相的,家裡所有的人都紮成一堆照相,他卻沒有去,而是遠遠的坐在碌碡上看,旁邊的老母雞對著他拉下了一泡稀屎,然後迅速的跑開了,這個時候紮在一起的而他們也散開了,他才不稀罕和他們一起照相呢。可是他一直想看一看這些長頭髮的人照出來的他是什麼樣子,而他們卻也從來不會拿給他看。他仍然去在鐵門旁邊坐了下來,旁邊那個補鞋匠望著他笑了一下。他每次都會望著他笑,他似乎記得有一次鞋匠在給一個長頭髮的人補鞋的時候,鞋匠說:“你們都是藝術家哩!這幾年搞藝術最賺錢。”長頭髮笑這說:“哪有,你看他才是真正的藝術家,我們都自愧不如。”說著用手指了一下他。他心想:我怎麼就成藝術家了呢?藝術家是個什麼東西?後來聽路上的幾個行人在議論著:藝術家就是瘋子,瘋子就是藝術家!他的心裡總算明白了,瘋子就是藝術家的意思。從此以後,那些還是稱他為瘋子的人,他再也不會生他們的氣了,他們的意思是說他是藝術家,那是多麼高尚的一個稱謂啊! 天色逐漸暮了下來,四處亮起了燈火,照的跟白天似的。這條街上的人更多了,看看那些性感的穿的很暴露的女孩,她們都染著黃色的頭髮,清一色的黑絲襪,說說笑笑的招搖過市;那些穿著西裝的人們,一手拎著一個黑色的皮包,一手摟著一個漂亮的女孩,所有的人臉上都洋溢著自信、幸福的笑容;那些擺地攤的,正在忙著幫助他們的客人挑選東西,然後從客人手中接過鈔票,一臉凝重的點數起來。四處一片嘈雜,似乎比白天更加熱鬧了。一個女人領著一個小女孩從他旁邊經過,小女孩說:“媽媽,我們回家吧!”那個女人說:“等我再給咱們買點水果我們就回家。” 回家?是的,該回家了,他知道無論這個夜晚多麼的瘋狂,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所有的人都要回家的。他獨自向那個角落走去,步伐卻慢了很多,在路過那家花店的門前時,燈光照耀下的花比白天更漂亮了,另外還多了幾分迷人。那雙又白又胖的大腿上,多了一隻手在上下的遊走…… 所有的熱鬧,所有的淒迷都是他們的,與他無關。 他又回到了自己的那一堆破棉爛絮中,藉著遠處飄來的燈光,他仔細的閱讀起剛才撿到的一張報紙來: 愛情是什麼?愛情是淒迷的雨天我送給你的一把傘,它能為你遮風擋雨;愛情是你餓了的時候我送你的一塊麵包,它能填充你的轆轆飢腸;愛情是我提供給你的心靈的港灣,它能讓你在累了的時候經過停靠之後重新揚帆起航…… 讀到這裡,他忽然就扔了報紙,心想:如果真如報紙上所說的,我要是有了愛情,豈不是一切問題都解決了?有了愛情,我就不必再忍受風吹雨打;有了愛情,我就不必再去翻動那些骯髒的泔水桶;有了愛情,我也就不必住在這樣潮濕陰暗的角落!呵!愛情是多麼的神奇,它簡直能拯救我的一切,我要去尋找它,我要愛情!想到這裡,他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嘴裡不停的念叨著:“我要愛情,我要愛情……”他似乎發瘋了,逢人攔著就向人家要愛情,可是沒有一個人理他,他很可怕,所有的人見他就都遠遠的躲開了。 夜已經很深了,街上的行人變得稀疏起來。他,長長的頭髮,和許多雜物交織在一起,顯得又亂又髒。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一雙破皮鞋上沾滿了干了的泥水,他癡癡的走在大街的中央,嘴裡不停的念叨著:我要愛情,我要愛情。 有人說他是個瘋子,可是也有人說他沒有瘋,他只是一個流浪者……

| 3rd Apr 2013 | 一般
對於曾經投入的一份感情,要很快的抽離,說的容易,做起來卻很難。 昨天在知道真相的同時,我並沒有太多的難過,好像自己已經知道了一樣,只是等著別人來宣判。下班的時候還是一如既往。按照約定的時間去了美容院做了全身去角質,直到在做的時候有個小妹說:你今天好像很累的樣子。我真的撐不住了,我難過的要死了,可是我沒有辦法說。… 回到家,默默的洗漱,想甩掉關於他的一切記憶,好像徒勞,又好想和他電話,狠狠的罵他一通,可是何必呢? 很想哭,眼淚出不來。最後給我深圳的乾姐打了電話,我的委屈一湧而出,伴隨著痛楚的眼淚。姐姐把我罵了一通,我知道我自己該罵,投入的太快,是很容易受傷害的,她之前告訴過我的。可是我沒有記住。而且對於這樣的一個人,完全沒有必要為他傷心,一點都不值得。我哭是為了曾經我的癡,我的傻。我哭是為了告慰我受傷的,被欺騙的心靈。希望它能洗去上面的灰塵,下次看人的時候亮一點。 我姐說我還是太單純。沒有看清這些個人的嘴臉。或許是吧。我總想著人不可能那麼壞,他們這樣做心理會過得去麼?可是人就是這樣,什麼樣的都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我道行還是太淺,且得修煉啊! 掛了電話,心理敞亮多了。看了會書,困了,就睡覺了。可是半夜就醒了,然後就睡不了,腦子還是在想,好像不是我的腦子。好累,可是休息不了。就索性睜著眼睛一直到天亮。 上班的路上腦子還是不行,真的好想罵他一通,然後詛咒他一輩子,好想和他的女朋友說下,讓她離開那個混蛋。 直到到了公司,看著親切的同事們,想著回家要看爸爸媽媽了,我的腦子轉開了,他是個什麼,什麼是我想要的,難道就單純是個男的麼?這樣的男的即使得到了,他也不會做任何改變的。反而會給自己以後的生活帶來痛苦。說起來,我是幸運的,我及早的發現了問題。並盡快的結束了。我現在要做的是盡快的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繼續我的生活。並且是快樂的生活。而不是一味的沉浸在這種幽怨中。 什麼都會過去,生活還要繼續。是選擇快樂還是悲傷,全看自己。

| 14th Jul 2012 | 一般
晚會三句半台詞 -------------------------------------------------------------------------------- --------------------------------------------------------------------------------   俺們四個來演出,演的不好別見怪,演的好了怎麼辦?給錢! 同事領導晚上好,歡迎大家來指導,俺們上來圖的啥?熱鬧! 今年工作不好找,能來這裡真不孬,萬一工作沒找到,乞討! 院裡體貼又周到,安家交通和勞保,還差一樣誰知道?大嫂!(場外) 廣州夏天不得了,炎炎酷暑真難熬,蚊子也來湊熱鬧,渾身是包。(撓) 幸虧單位福利好,糖水涼茶全來到,如果再有防蚊水,更妙! 工作環境挺寬敞,健身娛樂和飯堂,到了中午靜悄悄,噓,都在睡覺。 每週總有活動搞,打球游泳任你挑,誰是咱的貼心人?工會! 新來同志素質高,帥哥靚妹真不少,還得謝謝咱領導,眼光高! 出差機會真不少,啥也不會到處跑,好吃好喝塞的飽,還有外塊撈! 客戶關係很重要,微笑服務效果好,見了甲方真麼辦?"領導,您好!"(鞠躬) 今日風高月色好,演出演的興致高,我們演的好不好?好!(自己作答,握手,擁抱,下台)

| 7th Jul 2012 | 一般
對於曾經投入的一份感情,要很快的抽離,說的容易,做起來卻很難。 昨天在知道真相的同時,我並沒有太多的難過,好像自己已經知道了一樣,只是等著別人來宣判。下班的時候還是一如既往。按照約定的時間去了美容院做了全身去角質,直到在做的時候有個小妹說:你今天好像很累的樣子。我真的撐不住了,我難過的要死了,可是我沒有辦法說。… 回到家,默默的洗漱,想甩掉關於他的一切記憶,好像徒勞,又好想和他電話,狠狠的罵他一通,可是何必呢? 很想哭,眼淚出不來。最後給我深圳的乾姐打了電話,我的委屈一湧而出,伴隨著痛楚的眼淚。姐姐把我罵了一通,我知道我自己該罵,投入的太快,是很容易受傷害的,她之前告訴過我的。可是我沒有記住。而且對於這樣的一個人,完全沒有必要為他傷心,一點都不值得。我哭是為了曾經我的癡,我的傻。我哭是為了告慰我受傷的,被欺騙的心靈。希望它能洗去上面的灰塵,下次看人的時候亮一點。 我姐說我還是太單純。沒有看清這些個人的嘴臉。或許是吧。我總想著人不可能那麼壞,他們這樣做心理會過得去麼?可是人就是這樣,什麼樣的都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我道行還是太淺,且得修煉啊! 掛了電話,心理敞亮多了。看了會書,困了,就睡覺了。可是半夜就醒了,然後就睡不了,腦子還是在想,好像不是我的腦子。好累,可是休息不了。就索性睜著眼睛一直到天亮。 上班的路上腦子還是不行,真的好想罵他一通,然後詛咒他一輩子,好想和他的女朋友說下,讓她離開那個混蛋。 直到到了公司,看著親切的同事們,想著回家要看爸爸媽媽了,我的腦子轉開了,他是個什麼,什麼是我想要的,難道就單純是個男的麼?這樣的男的即使得到了,他也不會做任何改變的。反而會給自己以後的生活帶來痛苦。說起來,我是幸運的,我及早的發現了問題。並盡快的結束了。我現在要做的是盡快的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繼續我的生活。並且是快樂的生活。而不是一味的沉浸在這種幽怨中。 什麼都會過去,生活還要繼續。是選擇快樂還是悲傷,全看自己。

| 30th Jun 2012 | 一般
派對散場的時候通常有兩種人:一種人喝得醉醺醺,要被人扶著回家,就不知道是回誰家然後之後會發生些什麼了;還有一種人呢,就是滴酒未沾,清醒到可怕,走在地毯上怕別人扔的酒杯劃到腳,還害怕派對結束曲終人散。我有幸又很不幸是這後面一種。 跨年我選擇了這個古老又乾淨的大城市,因為他約了我。我們在最大的舞池裡面等著主持人倒計時,然後看著無數黑色白色的氣球掉下來,所有人都興奮到忘我的境界。看他滿頭是汗地為我搶氣球,我卻怕得不得了,心裡也知道了自己也想問自己的答案,但是為什麼知道答案是個這麼讓自己心驚膽戰的事情。 派對結束了,他問了我也剛剛得知卻最不想告訴他的答案,沒什麼太多反應,說我依然是他珍惜的朋友,但是我卻總是唯唯諾諾的那個人。這麼多年了,我成長了,學會了在發好人卡的時候不再廢話,但是卻更加害怕失去自己最珍貴的朋友。因為我害怕派對的結束,友誼的倒計時。 那一刻,清醒得要命。 回到我自己的城市,好朋友聽說了,說不管怎麼樣,歡迎回來,歡迎一天後重歸單身。整理整理思緒,或許自己真的已經習慣了單身了。單身漢們,小小光棍節快樂吧。

| 23rd Jun 2012 | 一般
昨天晚上,對女兒又是一頓怒不可遏的宣洩,半夜醒來的時候,還生著氣,既是對她不聽話的生氣,也對自己失態無能的生氣。 有時我很心疼她,眼睛近視了,又患上了過敏性鼻炎,真的挺可憐的!於是不再強迫似的讓她學習,她只要能按時完成老師的作業就成,我不再添加額外的任務了。 可是開學半月來,老師佈置的作業都忘了三次,中午帶著書回來讓我簽字,就在頭天晚上我還問她作業都作完了嗎,她說都作了,結果呢?做作業的拖拉自是不必說了,一會兒喝口水,一會兒起個身,半個小時的作業她要做二個小時,每次別人都在外面歡天喜地地玩樂的時候,她還在家裡裝模作樣,不為心動。 我真的已無它法,於是就使用最愚蠢的方法宣洩我的憤怒和不滿,我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對她。我原對她心存極大的希望,看來是要徹底破滅了。倘若我不管她,任由她這樣發展下去,將來難道她不會怨恨我,不會後悔。倘若我這樣地管她,她將來也是要怨恨的,因為她的童年沒有快樂! 我多想好好愛她,可我不知道怎樣的愛才沒有傷害。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別和我說光年,光年太長,殘忍。 別和我說剎那,剎那太短,遺憾。 不要輕易形容流年的恍惚,它讓那些駐足的時光模糊,對不起那些過往的雀躍歡欣。 為什麼逝去的時光那麼美? 我有時會弱智地想。 古老的俄羅斯手風琴聲從遙遠的西伯利亞傳來,穿過紅其拉甫口岸和古絲綢之路,落在雨中婀娜起舞的背影。 那是怎樣粗獷而溫柔的大漠黃沙,密密灑在四月的阿斯塔那古墓群的天空下。火焰山,默默橫臥,看見天使和她的朋友在時光裡嬉戲。 有些相遇,是注定的幸福,只是幸福總要被命運蹂躪,讓你體驗痛楚。 哪些離合沒有坎坷? 世情皆是。 感恩的心,沒有陌路。 終於明白,遠去的不是背影,而是刻在心裡的封面。 天山化雪的冰涼,夏日激流的垂柳,阿訇殺生的禱告,古墓沉睡的魂靈,莊園盎然的綠色,我們在繁星夜幕下的仰望,和那些快樂的花朵定格。 溜走的,是時間的風。

| 9th Jun 2012 | 一般
風的脾氣也是多變的,有時溫柔可愛,有時暴躁無比,有時頑皮淘氣,有時…… 有時候,風很溫柔,它像春風,輕輕地撫摸著大地,讓大地開放出美麗的鮮花,讓小草平平安安的長高,讓大樹長出綠芽;有時候,它像微風,吹拂著孩子們的臉蛋,吹走了孩子們頭上的汗水,吹起了女孩子們長短不依的秀髮。溫柔的風,帶給世界美麗的景象。 不知不覺,淘氣的風出現了,它把老奶奶剛曬的衣服吹走了,把孩子放在風箏吹到了樹上;把落在地上的樹葉吹得滿天飛舞。還在平靜的湖面上玩起了凌波微步,還把沙子吹進了人們的眼睛裡。 暴躁無比的風來了,它把溫柔的風和淘氣的風給氣走了,它說:“我要把整個世界夷為平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話音剛落,它把數房吹倒了,把大浪吹到了城市裡,還把自己變成龍捲風,擾亂了居民們平靜的生活,還把沙子吹得滿天飛舞,更可氣的是,它對人們做了一個大大的鬼臉,還把海水集合在一起,凝結成一場可下六天六夜的大雨。” 風的脾氣千奇百怪,它的行動,始終像一個小孩子。

| 4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一天裡總有那麼一刻會突然感覺很傷感,沒有原因,沒有理由,就只是不想說話,不想笑,很嚴肅,嚴肅的有點呆滯和冷漠,可是一會會就好了,或許只是心突然就變小了,只想一個人 靜靜,靜靜,然後睡覺。

| 1st May 2012 | 一般 | (1 Reads)
父親53歲的時候,被一個遠方親戚招到城市裡去做園林工人,他怕母親一個人在家裡憋悶,便將母親一起叫來。兩個人在市郊租了間小平房,自此便開始了他們的“打工生活”。 這個城市發展迅速,父親每月400元的工資,除去房租和吃飯,幾乎沒有剩餘,但母親還是很滿足,她打電話向我炫耀,說今天你爸帶我去了“銀樓”,還乘了電梯,那麼大的超市,要不是你爸領著,我非得走丟不行。我問母親,那爸給你買什麼東西了?母親便笑,說,我不缺什麼東西啊,就是想看看城市是什麼樣子的,你爸說只要有空,他就帶我除去逛,走走城市的大馬路,看看晚上漂亮的路燈,過過城市的人生活。 我問父親要不要錢,在城市裡住,比不得鄉下,出門就需要花錢。父親說,你們留著供房吧,我和你媽,過得很好,還能像人家城裡的退休老人一樣,晚上吃完飯去廣場上遛達一圈呢。我現在又多兼了一份活兒,每月還能攢下點錢呢,我笑,說:攢錢幹什麼?你們又不需要像年輕人一樣供房子。父親狡黠地笑了兩聲,悄聲說,這可是個秘密哦,你媽我都不告訴的。他一個園林工人,在這麼大城市裡,除了混上飯吃,還能有什麼能耐呢? 幾個月後我去父母居住的郊區看他們,很驚訝父母的生活方式竟與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我們這一代人在城市裡所承受的恐慌、壓力和寂寞,於他們,竟沒有一絲一毫。他們對每一棵樹,每一株草,每一棟樓,都充滿了好奇,滿懷熱愛;似乎他們自己居住到哪裡,哪裡便注入他們的生命。城市的生機,與他們個人的歡欣,便這樣融為一體。 等到我把父親的秘密套出來的時候,我是大大地吃了一驚。父親說,他要努力攢錢,買套一室一廳的二手樓房給母親住。我開始還笑他,說怎麼可能呢,你都五十多歲了,怎能和我們年輕人比?還是別做這樣不切實際的美夢了吧。父親便急,拿出他嶄新的錢包來給我看,說,我都開始行動了,怎麼能說是做夢呢?我早就看重了一套二手的小房子,在郊區,可是交通便利。在掙上兩年,加上以前我們攢的一些錢,我就能讓你媽住進去了! 記得母親曾經跟我說過許多次,住樓真好。我總是不耐煩,說有什麼好呢,死貴的房子,每次想起來要還貸款,都覺得煩亂,只怕房子供下來了,兩個人的感情也淡到虛無。而父親,去對母親的話,默默記在心裡,且一點點實踐著,他沒有更多的錢可以買名貴的衣服給母親,可是他會牽著母親的手,領她一點點地將城市逛遍。他沒有幾十萬的存款讓母親住明亮寬敞的樓房,可是他會拿出僅存的幾萬塊,給她買二手的看得見城市風景的高樓。 當我們的愛情,在打拼裡,變得傷痕纍纍,皺紋橫生;當我們將最美好的30年,獻給了房子、車子和物慾;當我們的雙手,只記得鈔票的溫度,缺忘記了牽手的滋味,那麼我們在飛速向前的城市裡,怎能將纏繞相依的根,深深地扎進水泥裡去?而曾讓我們不屑的父輩們的愛情,在田地裡,是一株挺拔結實的玉米;在水泥地上,亦可以做根根相連、枝蔓相接的法桐,忍歲月再怎麼沖刷和吹打,依然是唇齒相依,不齊不離。 文章來源:時尚時裝攝影 碩帝國 |仁者醫術 | 用心體會 |齊拉婚禮花藝設計 | 不抱怨 不逃避 不抬槓 |綠茶好心情的BLOG | Rosalind美妝霓裳 |談歌的BLOG | 竹頭馬上的部落格 |容忍比自由重要·孟德死鳩 |

Next